飲“韭”止渴 畫餅充饑?—— 朗斯家居身背近7成負債 向偉昌獨攬大權豪賭上市

08-16 新浪家居頻道


      后疫情時代,擺在家居企業面前的兩個首要問題,無疑是生存與轉型。在細分多樣、魚龍混雜的家居賽道中,誰能掌握更多的資金,誰就能順利撐過行業寒冬,并在數字化轉型與智能家居的風口間掌握先機,拔得頭籌。

      然而企業想找到合適的融資渠道并不不容易,但倘若“搏一把”轉而上市成功,必將為盤活企業與轉型升級提供巨大的資金支持。近期,中山朗斯家居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朗斯家居”)發布招股說明書,試水A股,打的正是這樣的算盤。

1

      據悉,為籌備上市,朗斯衛浴特意將公司名稱改為朗斯家居股份有限公司,但實控人仍為向偉昌夫婦,且兩人絕對控股94.84%,本質上無異于家族企業。目前公司主要從事淋浴房、浴室柜等定制衛浴產品的研發、生產和銷售業務,雖然表面上公司近三年營收與凈利潤在持續上升,但毛利率卻在不斷下滑;同時,公司2020年負債率已高達69.88%,且負債水平連續三年居高不下,大宗業務收入占比過高導致現金流與存貨減值相繼承壓,報告期內公司應收票據合計約4.2億元,占到流動資產50%以上,如無法按時兌現,公司將面臨資金,周轉困難或承擔較高融資成本,對公司經營業績將產生不利影響。

      此外,2020年朗斯家居子公司遭遇電信詐騙,直接損失高達近400萬元,不禁令投資者對其運營與財務管理能力提出質疑,試問這樣的企業預期上市后,真能守住投資者的錢袋子嗎?

      豪賭上市 未來可期?

      在很多人看來,企業能夠成功上市,本身就是自身實力與市場熱度的證明。但事實上,企業上市也許只是一場關乎企業生存的“賭博”,究其利弊而言,有的企業因股蝴變,有的則因沖擊IPO而日漸衰落。

      作為早些年沖擊A股上市的華源軒就是其中的典型。自上世紀90年代,華源軒連續十年保持22%以上的增長,堪稱家居企業中的翹楚,然而好景不長,2014年5月,華源軒一味擴張規模,導致資金周轉困難,轉而希望通過上市圈錢解決問題,結果兩度沖擊IPO失敗,最終資金鏈斷裂,跌入谷底。

      現如今朗斯家居在崎嶇的上市之路上正面臨同樣的問題。從朗斯家居的招股說明書中不難發現,朗斯家居總資產規模雖逐年攀升,但負債率連續三年居高不下,2020-2018年合并負債率分別69.88%、70.69%和65.48%,且朗斯目前融資渠道單一,主要依靠銀行等金融機構進行債務融資,一旦發生到期違約,資金周轉彼時可能會陷入斷裂的困局。

負債連續三年居高不下(數據來源:朗斯招股說明書)負債連續三年居高不下(數據來源:朗斯招股說明書)

朗斯衛?。ńK)有限公司動產抵押(數據來源:企查查)朗斯衛?。ńK)有限公司動產抵押(數據來源:企查查)

      雖說在上市企業中也不乏負債率較高的企業,但多以地產、科技、醫療等企業居多,原因是它們手中多握具備核心競爭力的產品或備受推崇的地塊,一旦產品獲批上市,將迎來“爆發”,從而帶來可觀回報;反觀朗斯主營衛浴,產品同質化嚴重,含金量相對不高,且賽道競爭激烈,上有國外一線品牌壓身,下有國內慣用“價格優勢”的區域企業,整體呈現“前虎后狼”的競爭格局。所以,未來朗斯家居在衛浴行業中需匠心獨到、有所見樹,具備核心競爭力,否則日后難免踏上賽道“輸”途。

      企業貧血 飲“韭”止渴?

      穩定的現金流的對于一家企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然而朗斯家居近三年的現金流量表現可謂波瀾起伏,上市融資、借道輸血恐怕是朗斯目前為數不多的融資選項。

      2018年,朗斯家居經營活動現金流量凈額為-3,030.37萬元,同時投資活動現金流量凈額也為-2,708.62萬元,而籌資活動現金流量凈額為6,538.69萬元,由此可以看出,2018年的朗斯雖然得以募得大筆資金,但企業生產經營活動方面與投資活動收益并不理想,而朗斯的投資活動現金流量凈額更是連續三年呈現負數。

現金流量凈額波瀾起伏(數據來源:朗斯招股說明書)現金流量凈額波瀾起伏(數據來源:朗斯招股說明書)

      2019年,朗斯再次“募得”2,147.02萬元的現金流量凈額,經營活動現金流量凈額實現扭虧為盈,然而募資收入畢竟是借款,連本帶息遲早是要還的。2020年朗斯家居籌資活動現金流量凈額因而由正轉負,為-3,011.58萬元,環比下降240%。兩年總計募資凈額的約8億元,僅一年便耗掉了1/3,倘若公司繼續維持現有擴張增速,而又無新鮮血液注入,企業有可能在資金流動方面陷入拆東補西的尷尬境地。不過,在疫情最為嚴重的2020年,相對大部分企業乏力的經營活動,朗斯2020年的經營活動現金流量凈額實現了三倍多的跳躍,驟升至7,374.85萬元,還是多少令人感到驚訝。

      據悉,此次朗斯家居上市募集資金其中一項用途便是用于補充流動資金項目,涉及金額1億元,若本次發行募集資金不能滿足項目資金需求,資金缺口部分公司將通過自籌方式解決。

      墊錢研發 “畫餅”充饑?

      企業升級轉型、研發產品,本是無可厚非的事情,但如果企業身處高額負債則需另當別論,畢竟用投資人的錢去搞產品升級與研發,不免讓投資者容易產生“畫餅”之嫌。

      誠然,在數字化與物聯網的風口下,智能家居是很多家居企業看好的賽道之一,市場上的智能家居產品因此并不少見,而朗斯家居選擇在這樣的時機強行“轉彎”,先不論其升級、迭代是否滯后,單就論公司能在衛浴或其它家居產品中能研發出哪些“脫穎而出”的產品,著實令人“揪心”,畢竟大部分投資者,都希望企業能出于認真負責的態度來審慎使用從投資者手中募集的資金。

上市募集資金主要用途明細(數據來源:朗斯招股說明書)上市募集資金主要用途明細(數據來源:朗斯招股說明書)

      據招股書中顯示,此次朗斯上市所募集資金除補充朗斯流動資金項目外,其余4/5的募集資金將用于中山朗斯生產基地智能化升級技術改造項目與江蘇朗斯邳州研發中心建設項目,兩項合計涉資約4.13億元。同樣,若本次發行募集資金不能滿足項目資金需求,資金缺口部分公司將通過自籌方式解決;本次募集資金到位前,公司將用自籌資金先行實施項目投資;本次募集資金到位后,由公司以募集資金支付擬投資項目剩余款項或根據有關監管要求在履行必要程序后置換先行投入的自籌資金。

      相對于上述的大額募資,中山朗斯生產基地智能化升級技術改造項目中預備費 990.00 萬元擬用朗斯家居自有資金投入,僅占擬用募集資金投入總額的1.93%,換句話講,其余升級研發資金則需上市后由投資者買單。

      成也“大宗” 敗也“大宗”

      因家居業務和房地產行業的高度相關性,家居公司為地產商提供大宗業務的模式一向是家居企業創收增流的不二法寶,對于家居企業而言,產銷模式相對固定,除經銷商與零售外,與下游房地產KA客戶達成的大宗業務為家居企業提供了巨大的增量空間。

      但伴隨2018年房地產行業融資環境的普遍收緊,大宗業務這把“雙刃劍”開始對家居企業顯露出其“逆襲”的一面。過于依賴房企大宗業務的家居企業固然可以借此消化產能、創收增流,但作為代價,家居企業要看房企的“臉色”,企業相對的盈利水平也將被隨之犧牲;且受房產政策愈發嚴厲、疫情不確定性等因素影響,房企的結款周期正在被拉長,因而造成巨額累計的應收款項將對企業造成災難性后果。

      反映在朗斯身上,大宗業務占比主營收入已經過半,公司2018-2020年大宗業務收入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 47.61%、 57.39%和 69.34%,大宗業務是朗斯目前不可或缺的收入來源。      

毛利率連續三年下滑(數據來源:朗斯招股說明書)毛利率連續三年下滑(數據來源:朗斯招股說明書)

      受大宗業務拖累,2018年-2020年,朗斯家居主營業務毛利率分別為39.17%、35.49%和33.25%,連續三年出現下降。公司7.5億合并營收中約有合并應收款項4.1億元,報告期各期末應收賬款、合同資產及應收票據合計賬面價值分別為21,920.78萬元、35,966.87萬元和 41,965.12萬元,占流動資產的比例分別為52.51%、56.05%和50.15%;此外,因過度依賴大宗業務,報告期各期末,朗斯家居存貨賬面價值分別為9,725.40萬元、17,131.24萬元和 28,040.33萬元,占流動資產的比例分別為23.30%、26.70%和 33.51%,存貨余額較大、占比較高,存在相應減值損失的可能,財務風險可見一斑。

      成本上漲 夾縫求生

      一方面,地產步入白銀時代,行業相應進入下行周期,下游房地產行業的壓力正沿著產業鏈傳導至中游家居企業身上;另一方面,伴隨近年來大宗商品原材料價格的持續上漲,上游玻璃及五金原件的采購成本壓力正同步施壓,家居企業作為產業鏈中游正面臨來自上下游的協同壓力,如何紓困破局、夾縫求生,這無論對朗斯還是整體家居企業都是道行業課題。

      據朗斯家居招股書顯示,報告期內,朗斯家居主營業務成本中直接材料的占比分別為 81.55%、78.93%和 74.96%。未來如果上游主要原材料價格出現大幅不利波動,勢必將會惡化公司上游原材料成本控制,從而對公司經營業績造成不利影響。

      400萬電信詐騙的背后

      每一個家族企業都有一個帝王,而民營家族企業是一個剩者為王的地方,無論多少分歧和矛盾,無論過程中使用了何等的技巧權謀,誰最后主持公司大政,誰就是合理的一方,具體體現在誰擁有的股權越多,誰掌握的控制權就越牢固,這是商圈深諳于心的常識。不同于華為等經營規范、發展相對科學的企業(雖然孫亞芳持股很少,但是仍被推選為董事長),多數民營企業都是老板控股,甚至多數情況下,老板還同時出任公司董事長。

向氏掌權(數據來源:朗斯招股說明書)向氏掌權(數據來源:朗斯招股說明書)

      既然是帝王就難免會“獨攬大權”,這是一個老生常談的問題。朗斯家居之所以被冠以家族企業的名號,并不是因為“家族企業、百年傳承”此類的緣由,問題正出在公司股權的配置上。如果朗斯整體變更為股份有限公司,向偉昌夫婦將絕對控股95%,向軍昌和向斌昌持股比例分別為2%,其余1%為欣榮合伙所有。

朗斯偉業、朗誠商貿接連遭遇電信詐騙 公司法人趙蓉退出 向偉昌接替(數據來源:企查查)朗斯偉業、朗誠商貿接連遭遇電信詐騙 公司法人趙蓉退出 向偉昌接替(數據來源:企查查)

      不難看出,朗斯的股權配置如此集中,勢必將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中小股東對公司決策的影響能力。如果實際控制人通過行使表決權或其他方式,對公司業務經營、投資決策、人事安排、利潤分配等方面實施影響和控制,難免會損害公司及公司其他股東利益。據悉,2020年,朗斯家居全資子公司朗斯偉業、朗誠商貿接連遭到電信詐騙,詐騙團伙虛構事實以合作為理由,騙取朗斯偉業、朗誠商貿資金共計 399.8 萬元,這直接折射出了朗斯的內部財會制度并不健全,財務管理形同虛設,考慮到一家公司的財務可能無法獨立行權,特別是在管理相對落后的民營家族企業內可能會受到來自公司內部其他高管的“授意”,朗斯家居此次遭遇電信詐騙也就不足為奇了。

      除去綜上所述的問題外,朗斯家居的“高新技術企業”證書,將于有效2023年12月9日到期,這也意味著企業不再享有15%的所得稅優惠。

      后記:

      曾幾何時,向偉昌對淋浴房行業的前景充滿信心,正是出于對未來中國淋浴房規模百億元的規模預估,然而朗斯目前近7成左右的負債與大宗業務過半的占比成了向偉昌不得不需要直面的問題?,F如今,高額累計的各項應收款項已經拖累朗斯毛利連續三年下滑,如果朗斯再失去房企KA客戶的眷顧,試問誰又敢輕易將錢投給一家財務不健全且現金流不穩定的公司呢?

      作為獨攬朗斯家居大權的向偉昌曾坦言:“我們想做的是百年品牌,現在朗斯成立只有十幾年,還是個小學生?!笔聦嵣?,朗斯作為衛浴二線品牌在近十多年中,仰仗諸多KA客戶的提攜確實取得了傲人的發展,但在飛速發展的背后,家族屬性鮮明的朗斯在經營管理方面尚不成熟,至少在警惕電信詐騙面前,朗斯確實還算是個“小學生”。此次,朗斯家居沖“饑”上市以及公司未來將實現怎樣的智能化飛躍,我們后續還都將拭目以待。

0

相關推薦

熱門新聞

女rapper私下